氯化磷晶体
微博同名∥文盲画废
 

《「勋白」还是小片段》


◎热衷瞎开脑洞
◎关于54的pi股


边伯贤一直很喜欢吴世勋的屁股,从他咬的第一口开始。

当时吴世勋是被他那一口疼醒的,睡意还没完全消干净,下意识地伸手去捂,摸到一手软软的头发。

?!!

吴世勋睡意全无,还没来得及震惊,定了定神先看到了边伯贤兴奋的眼睛。

"天呢,世勋,你屁股上也有奶香味啊?!"

他简直就被气笑了,用脚把边伯贤挪到一边去,拉起了裤子,又把被子扯过来一些,严严实实地盖住自己。
边伯贤吭哧吭哧地笑,觉得自己满嘴奶粉味。


这是他第一次对吴世勋的屁股下嘴,后来的日子里很少有机会,他于是就以下手为主了。

从吴世勋热爱健身开始,边伯贤又找到了下嘴的地方——胸啊肩啊手臂啊。有时候趁着整理衣服把手往吴世勋裤子里伸趁机捏一捏屁股,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

是吧,好像是挺美的。

吴世勋觉得自己对边伯贤挺好,被咬疼了也就缩一缩避一避,真的受不了了就瞪瞪他,然后看边伯贤甜不拉几的笑,眼神就先软了九分。

至此,吴世勋从未成功抵挡过边伯贤的上下其手以及上下其嘴。

即使后来在床上的时候边伯贤被他按着做到声音都哑下来屁股肉都被他捏红。

吴世勋也从来没成功过。


他们这天过机场的时候边伯贤落在吴世勋后面了。

吴世勋打着十二万分精神提防边伯贤,就怕被边伯贤袭击些不该被袭击的地方。

"世勋怎么不往上走?"

边伯贤声音听起来愉悦一百倍,吴世勋条件反射地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就被拍了拍屁股。

……哥,自动扶梯为什么要往上走啊。

吴世勋没说话,哭笑不得。

你就是找个借口吧。


"为什么总对我屁股那么执着?"

边伯贤被吴世勋堵在床角,眨巴眨巴下垂眼,笑嘻嘻的。

吴世勋绕过边伯贤的腰,往下狠狠捏了哥哥的臀尖肉一把。

"嗷!"

边伯贤整个人一颤,爆了句粗口。

他本来还想装着娇羞的样子告诉吴世勋第一次敢那么放肆地咬他屁股是因为那是他俩在一起以后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午休呢。

妈的,小狼崽子下手这么狠。

边伯贤大喊一声,气鼓鼓地。

"我告诉你吴世勋!我不会理你了!我不理你了!"

他喊完,把吴世勋踹开。


















然后扑上去狠狠地咬了口他的屁股。

 
 
评论(2)
热度(30)
© 氯化磷晶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