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化磷晶体
微博同名∥文盲画废
 

《「勋白」痣(车)》



◎发车了

◎瞎开的脑洞(与backkiss有关)

OOC勿较真







“哥是真的不知道吗?”

 

“什么?”边伯贤把自己的刘海全翻上去,开了水龙头往脸上扑水,抬起头的时候随便抹了一把眼睛,透过镜子瞟了一眼突然发声的吴世勋。

 

“这里。”吴世勋指了指自己的右半边上嘴唇。

 

边伯贤有点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儿,笑嘻嘻地回答:“现在当然知道了。”

 

他说完,挤了点洗面奶到手上,搓了几下就往脸上糊。稀里哗啦一阵水声,边伯贤洗完抬头发现吴世勋还靠在浴室的玻璃门上,一副出神的样子。

 

“怎么了?”边伯贤擦干了脸和手,把指尖剩余的一些细小水珠弹到吴世勋脸上。

 

吴世勋没躲,从裤袋里拿出手一把抓住了边伯贤的手腕,低头亲了亲他还带着湿意的指腹。边伯贤“呀”了一声,稍微缩了缩手,却还是放任吴世勋抓着了。

 

“我们弟弟今晚怎么有点粘人了?”边伯贤取下别着刘海的夹子塞进兜里,就着明明是被牵着的姿势,把吴世勋牵出了卫生间,“哥哥好好安慰安慰你。”

 

吴世勋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嗯”,乖巧地跟着他的哥哥到卧室里。

 

如果说在调情上边伯贤是能言善道的演说家,恐怕吴世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实干家,而演说家总是拧不过实干家。

 

几乎是没有例外的,吴世勋眉眼渐渐明朗起来,盯着面前柔软白色T恤包裹着的身躯,猛地上前一步紧贴在他身后。

 

“世…嗯?”边伯贤感到一阵突然的热意,从肩胛骨传上来,轰炸进了头脑,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茫然。

 

那份茫然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右边肩胛骨上细薄的皮肉被吴世勋叼起来些许,带着湿热的触感,令人忍不住的心悸。

 

他们彼此默契熟稔,拿捏着对方身体的每一个细微或显而易见的敏感位置,从第一个吻落下来的时候,交缠也从此顺理成章地敲下了音符。




【请您点我】





 

“哥这里都被我咬红了。”吴世勋手指点着边伯贤的肩胛骨,餍足地轻笑。

 

“是——”边伯贤拖长了声音,有些疲惫和慵懒,拿着手机随意地刷着SNS,“我们世勋是小狼崽。”

 

他突然看到一张前些天演唱会的图片。

 

图里小狼崽隔着衣服吻在他右边的肩胛骨上。

 

“我可都记着呢。”边伯贤又说。

 

这回吴世勋有些懵了:“什么?”

 

边伯贤关了手机往床边一丢,翻身往吴世勋胸肌上咬了一口,眼里跳着狡黠的光。

 

 

 

 

“你第一次偷亲我就是亲在痣上的吧。”







 
 
评论(4)
热度(59)
© 氯化磷晶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