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化磷晶体
微博同名∥文盲画废
 

《我在未来等你》

哭的不能自已

搞点事情:

#日常想念黄其淋


01.
主持人宣布下一位选手的参赛曲目时,黄其淋的眼皮跳了一下。
02.
灯光闪烁,LED显示屏上打出选手的参赛曲目——《谢谢侬》。
03.
做了很多期音乐节目嘉宾的黄其淋真情实感的头疼了起来。
坐在一边的y老师贴心送上为节目赞助的某牛奶,镜头推近,黄其淋微笑着打开牛奶喝了一口。
全场灯光暗下来,前奏开始了。
04.
黄其淋听着熟悉的前奏,手指不停的在桌上敲打着。
这个节目台本上没有,或者说,是他看到的台本上没有。
心里闪过一万种应对方式,总之还是先用手撑着脑袋假装深沉吧。
05.
选手登台时有观众发出了惊讶的尖叫,配合潮水般的掌声,黄其淋推测那人应该长得不错。
当然,比他肯定差远了。
06.
而那人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的时候,黄其淋差点把面前的桌子吞下去。
07.
那声音很有辨识度,不是很亮,自带哀怨的哭腔,看似飘飘的快要走调却每一句都准确的压在调上,很有故事的声音,是如今乐坛最炙手可热的声音。
08.
也是黄其淋最熟悉和想念的声音。
09.
黄其淋庆幸自己用手撑着脑袋装深沉,不然估计通红的眼眶会出卖自己。
10.
旁边的几位导师已经坐不住了,纷纷探头商量说这位乐坛当红小生怎么会来选秀节目。
y老师说,这应该是某个声音很像那个人的素人。
x老师说怎么可能是素人,你听这高音技巧,没有专业训练绝对不可能。
z老师说,黄老师你耳朵最灵,你说这个像不像那个人。
黄其淋稳了稳情绪,长舒了一口气,放下手笑着说,什么那个人那个人的,你们直接说名字啊,都这么明显了。
11.
于是在唱到“他能够让我感动,谁管他红不红”的时候,黄其淋按了转身按钮,没心没肺的笑着站起身跟后面的粉丝团一起呼喊,陈泗旭陈泗旭陈泗旭。
12.
台上的人明显顿了顿,盛满情意的眼睛看着黄其淋,一直崩紧的面部表情突然就放松了下来,然后若有似无的扯了扯嘴角,给了镜头一个微笑。
13.
黄其淋在台下摇头晃脑的挥着手,像粉丝一样跟他一起唱。
感谢陌生人陪我偏头痛,漂洋过海带来笑容,寂寞天地中成为我的大英雄。
14.
旁边三张椅子也转了过来,导师们都被台上那个活的当红小生震惊了。
哇!!!是活的陈泗旭诶!!!
黄其淋一撇嘴,是我的陈泗旭。
15.
一曲唱罢,导播在耳机里狂吼,收视率飙升到第一了!!!!!!!!拖住他!!!!!!!!
16.
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黄其淋才看清楚陈泗旭今天穿了一件绿色的夹克,既熟悉又陌生。
一束追光打在陈泗旭的头顶,他拿着麦克风,略紧张的抓着衣角,看着黄其淋,还是那副慢吞吞的语气。
大家好,我是陈泗旭。
17.
全场欢呼,黄其淋跟着嗷嗷乱叫,手拍得都红了,心里还是紧张得不行。
因为陈泗旭总是盯着他,用要把他看穿的架势盯着。
18.
黄其淋避开陈泗旭的目光,笑着说,那么,陈泗旭你的梦想是什么?
陈泗旭双手握着麦克风,一字一句的回答,我想找个人。
y老师颇为感兴趣的追问,找谁啊?
x老师嫌弃的吐槽,反正不是你。
z老师见陈泗旭欲言又止的样子,善解人意的问道,找到他之后呢?
陈泗旭望着黄其淋,抿唇笑了笑说,把刚才那首歌唱给他听。
谢谢侬。
19.
黄其淋清了清嗓子,灌了半瓶矿泉水。
隔壁的y老师体内八卦之魂熊熊燃烧,问黄其淋,诶,好像你俩是老乡啊,都是重庆的。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嗯感觉。
黄其淋干笑道,是啊是啊,你看我都热泪盈眶了呢。
20.
x老师抢话道,陈泗旭你唱情歌唱得这么好,一定要来我的战队。
z老师一拍桌子,开玩笑,怎么又是你的战队,还记得上届冠军吗!那是我们战队的!
还没八卦完的y翻了个白眼,你们以为已经开过个人巡回演唱会的陈泗旭真的会选导师吗?
黄其淋看着三位歌坛前辈,举手表示自己这轮弃权,转头问陈泗旭,所以你的选择是?
我想选你,陈泗旭不假思索的回答。
21.
就像很多很多年前的冬天,两人都还没有出道,跟一群练习生混在一处。
一群小孩乱糟糟的要选合宿室友,轮到陈泗旭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不假思索的盯着黄其淋说,我想选你。
22.
黄其淋想起了很多事情,草绿色的羽绒服、练习室里布满手掌印的大镜子、画质粗糙的奥特曼、挤得满满当当的面包车、睡前一点都不恐怖的鬼故事、上台前散了的鞋带、角落里的旧吉他、半夜还灯火通明的练习室、舞台上飘落的肥皂泡泡、腼腆的小师弟和一个终于被回应的拥抱。
恍若前世。
23.
模糊记得当初离开的时候相当决绝,感觉自己身上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英雄气概,先后跟好几个练习生都吵过,全世界好像没一个人懂他。
记得陈泗旭没有劝他,只是抿着唇,低着头说,黄其淋,我在未来等你。
我们连能不能出道都是一个问题,未来,谁知道呢。
24.
如今陈泗旭来找他了,带着当年他教他的那首歌,谢谢侬。
演技超群的影帝黄其淋慌张得不知如何掩饰,只能在陈泗旭拥抱他的时候也伸出双臂,温柔的拍拍他。
一切跟小时候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
25.
小时候他个子比较高,可以以一个大哥哥的姿态主动去抱住陈泗旭,然后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软软的说一声,黄其淋,谢谢你。
现在陈泗旭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得比他还高一个头,可以毫不费力的把黄其淋揽进怀里,并低头在他耳边说一句,黄其淋,我想你了。

 
转载自:搞点事情
评论
热度(120)
© 氯化磷晶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