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化磷晶体
微博同名∥文盲画废
 

《「泉秀」跳高笨蛋和足球白痴(5)》



不可能的吧。

中津秀一怔怔地看着佐野泉。

佐野似是有些不耐地抓了抓头发,留了一句去理发,拍拍中津秀一的肩便转身走了。

似乎是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了,佐野泉走出校门的时候这么想,然后就站在路边等的士。他的一己私欲,并不是阻挠中津对瑞稀的喜欢的理由,他不能让中津秀一那个白痴因为自己的莫须有而煎熬难过吧?

视野里出现了驶过来的的士,佐野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伸手拦下了,报了常去的理发店地名便闭了眼。

佐野泉是了无心事痛快地去理了发,而中津就没那么潇洒了,他满脑子都只有佐野泉扔出来的重磅炸弹。

“我不喜欢瑞稀,瑞稀也不喜欢我啊。”

“你在难过个什么劲。”

佐野泉不喜欢芦屋瑞稀?芦屋瑞稀不喜欢佐野泉?

那我在难过个什么劲?!

中津秀一快从地板滚到了天花板上,视线也没对上焦,只是发散着思维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于这个完全颠覆了他想象的事实,中津秀一甚至都说不上自己是高兴多还是……他嘿嘿笑着捂住脸,除了高兴还是高兴啊,虽然是挺茫然的。

但是不管多茫然,还是高兴啊。

佐野泉是一个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喜欢的人的单身狗。

想到这个他就快开心地跳起来了。

 

 

“请到那边付账。”

佐野泉眯着眼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被嘲讽成鬼太郎的发型已经完全被换掉,大偏分的刘海服帖地呆在一侧,他伸手摸摸脖子,也再没了多出来的一截翘起的头发。

他挂了一个礼貌的笑对理发师道谢,掏出钱包付了钱。

理发是一件很无聊的事,能做的只能是与旁人聊天,而佐野泉这种日日都刷新闷葫芦等级的人,自然是全程傻坐了下来——但这与脑内活动并不冲突。

拒绝与别人聊天,他就只能在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还不是很习惯新发型,回学校的路上佐野泉不下二十次地拨弄自己的头发,直到推开宿舍的门,差点撞上听到动静就跑来玄关守着的中津秀一,他的手还停留在脖子与后脑相接的地方。

确切一点来描述,虽然佐野没撞上中津,但中津撞上了他的手肘。

真,疼,啊。

佐野泉分明看到了中津秀一脸上这么写着。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中津秀一跳脚,他一个劲地揉着颧骨位置,嘴里发出怪诞的痛哼。

佐野泉本来还因为中津喜欢瑞稀并且以后可能还会继续追求瑞稀而烦闷的心情瞬间破功,笑了出来。

中津秀一的眼睛很好看,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事实,樱开曾经举办过最好看的眼睛大赛,这也是唯一一个中津打败了佐野泉和裕次郎登上冠军宝座的比赛。

这双好看的眼睛,在含了抱怨不满和小心翼翼的时候,看在佐野泉的眼里就像是隐晦地告诉他“来哄哄我啊”这样的讯息。

而一向偏要与人反着来的佐野泉,这次居然也反常地温柔地笑着伸手一起去揉中津秀一的脸。

也许换了发型就是会让人做些不日常的事情呢,佐野泉看着那双眼里的情绪慢慢变成震惊与呆滞,笑容的弧度于是又扩大了一些,手上用了点劲后不顾痛叫出声的人就侧身避开障碍物走进了房间。

“你的智商还真是以秒作单位地下跌。”

中津秀一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刺激有点多有点大,他机械地转过身去看佐野泉的背影,佐野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很快就进了卫生间洗漱。

“这日子似乎过的有点不大对头啊。”中津秀一感慨了一句,然后一步三晃地上了楼瘫倒在床上。

 

 

清晨又是被各个学校的妹子们簇拥着过去,平日里佐野泉和中津秀一都是一个在最前头一个在最后头,别误会,这与风头无关,纯粹只是佐野泉起得早而中津秀一是赖床大户而已,这天却破例地两人一同走在了最后面。

虽然即便走在最后面也躲不过尖叫声和塞过来的礼物,中津一手拖住佐野,一手接着强塞进怀里的各种包装精致的玩意儿,嘴里喊着“佐野你别走那么快啊”踉踉跄跄地跟上。

佐野泉根本没有理会这个人的想法,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他可不是因为睡迟了才跟中津走一道的,他像往常一样起来的时候中津秀一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地板上…打坐了,就眼前的场景来说,应该是打坐,至少姿势是的。然后他就被硬拖着一起走到了最后面。

可能是有事情要说吧,佐野泉揉了揉眉心,回头瞥了一眼还在收着源源不断心意的黄毛白痴,又瞅瞅紧抓着自己袖子的手,心里对自己说:“为了节约自己的时间还是让他快点把想做的事情做完比较好。”

与此对应的,佐野泉揽过了中津秀一的肩膀,然后一手拦住了少女们递过来的充满了粉色泡泡的爱意。

这免不了要与少女们发生一点肢体碰触,佐野趁着她们兴奋激动的时间,押着中津快步走过了过于热情的人群。

“啊啊啊啊啊啊佐野大人摸到我的手了啊啊啊啊!”

“我死了呜呜呜呜佐野大人身上好香呜呜呜!”

至于中津秀一被揽住的反应?热血小狮子表示这几天的刺激太多,他几乎已经快习惯了这些突如其来让人吓一跳的举动了。

老实说搂着中津秀一的肩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佐野泉面无表情地想,然而一路走到了教室门口不得不松开手都没听到中津秀一说出他反常的原因就让他有点不开心了。

尤其在这段时间里中津秀一并不是闭口不言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的。

中津秀一,实在,聒噪的很。

却根本,没有说出,一句有价值的,话来。

“佐野对女生真是冷漠极了啊。”

“这怎么可以呢怎么可以这样伤她们的心呢?”

“少女是用来保护的啊笨蛋佐野!”

“你还真是除了跳高什么都不会呢。”

尽说了这些废话!

佐野泉恨恨地磨了磨后槽牙,鞋底儿在地面上几乎要擦出火星子来。

 

 

佐野泉是后悔的,本以为做了那么多不符形象的事情,可以换来中津秀一的坦白,坦白他早上起那么早又拽着自己脱离大众队伍的原因。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是让他很期待。

可是竟然。

总有一种被戏耍的错觉。

他眯着眼死死盯着前排那顶金灿灿黄毛的背影,手里力气一个没注意,笔就飞了出去。

被砸到的男生愤怒又疑惑地转过头来,佐野泉敛了敛表情,一本正经地用口型说了抱歉。

心情极度不爽的佐野泉于是在面对中津秀一的约饭的时候冷哼了一声,可有可无地扔了一句随便。

似乎确实看不出来什么不对劲的,不是特别善于察言观色的小狮子跟沉浸在低气压里的大冰块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组合之诡异让路人频频回头——才不是因为颜值高好吗。

一进食堂佐野泉就被第二舍的几个活宝围住了,中津秀一被挤到了隔壁桌上,顿时不满的情绪就上了脸,腮帮子鼓着就跟愤怒的仓鼠似的。

佐野泉静静的微笑了一下,眼角眉梢都写上了“报应”两个字。

当然他没有追究自己擅自把中津不开心的原因归咎于远离了自己这件事到底有多自恋。

虽然其实并没有自恋错,中津秀一此刻满脑都是“老子跟他第一次约会就这么被你们搅黄了”的烧着火的大字。

中津撇着嘴瞪了那边一眼,心说都怪自己积极勤奋地把佐野泉带入到大家的圈子里不然怎么可能有人敢这样上去,然后拖拖拉拉一步一回头地排队去买饭。

“来自隔壁的评论!”

“佐野你的新发型真是!”

“帅出新高度!”

虽然很愉快看到中津秀一吃瘪的那副样子,可是因为这种理由被围住似乎也不是很让人开心啊,佐野泉不自觉地玩起了手指,只是尴尬地扯扯嘴角。

“佐野!”难波南跨坐到佐野泉的对面,满脸的正义与热血,“毕业前最后一次帅哥争夺赛也得靠你了啊!”

“对对对!靠佐野就好了,学长你就不要参加了!”中央千里挨着难波坐下,挽起了他的手。

难波南抽搐着面部神经把胳膊上的爪子拉开。

怎么有一种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感觉,佐野泉停下了手指绕圈的动作,以同样抽搐的表情地看向二人。

在樱开读了两年书,第一次觉得中津秀一原来这么可爱。


 
评论(16)
热度(60)
© 氯化磷晶体/Powered by LOFTER